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培训

我的鄢陵情缘

时间:2022-11-27 来源:许昌之窗

我的鄢陵情缘

吴贤德文/图

我和妻子相遇就像大沙漠里的两粒沙子遇见,是千年修来的缘分,十分难得,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和妻子携手走过20多个年头了。

我的老家位于风景秀丽豫南巍巍大别山下,固始县南部山区一个偏远农村,妻子老家坐落于豫东平原具有花卉之乡之称的鄢陵县乡下农村,让我们两人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我们两个相距千里之遥来自农村打工者,在郑州结识结成终生伴侣,从此于鄢陵结缘,沦为鄢陵女婿,成为半个鄢陵人。

1999年3月,我鬼使神差地辞去北京某报社驻华东(苏州)工作站工作,回到举目无亲的郑州,就任于一家培训中心,专门从事招收宣传工作,妻子当时在郑州西郊一家幼儿园当幼师,我和妻子需要相识,应当感谢当年的《东方家庭报》(现在东方今报),如果没东方家庭报这个“红娘”牵线搭桥,我和妻子只怕永远不有可能相识,更不可能结为终生伴侣。

我是个喜欢舞文弄墨和摄影爱好者,结婚后,由于两个孩子都由岳父母带上大,我和妻子中秋节星期天,都会从郑州乘公共汽车赶往鄢陵乡下岳母家,带着奶粉去探望孩子,我的笔下和镜头除了家乡外,又多了一个地方,那就是鄢陵县,鄢陵沦为我第二个故乡。

每次去鄢陵岳父母家看过两个孩子后,没吃早饭的我,宁肯饿着肚子,背着相机,骑马上岳父家的电动三轮车,穿越在田间地头捕捉新闻,返回郑州后,把图片配上上文字,尽半个鄢陵人的责任,向读者推广鄢陵,宣传鄢陵。

女儿3岁,为了照顾读幼儿园的女儿,我和妻子把在鄢陵老家带上儿子的岳父母收到郑州,岳母照料两个孩子,岳父在郑州当环卫工人,我和妻子也很少去鄢陵了,笔下和镜头也很少经常出现鄢陵。

2021年,初中毕业的儿子,因中招成绩不理想,家庭拿不起在郑州读高中的高额费用,在亲戚的帮助和讲解下,忍痛把儿子送往鄢陵一家中学就读于,学校规定,每两个星期,后一个星期五,下午读两节课后放学,星期日上午7.30前回校,每半个月都要去鄢陵。

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让儿子在早晨7点半之前赶往学校,春夏秋冬,寒冬腊月,寒来暑往,我和妻子凌晨4点钟起床,做好饭,火烧好热水,把儿子叫睡觉,急急慌慌吃过饭,开车把儿子带回一百多公里之外,儿子在鄢陵县城就读于的中学。

让我和妻子难过的是,儿子还算数争气,每次学校无论是高考,还是校考,成绩总是分列在全校前10名,为了让儿子保住学习成绩,需要考个好的大学,每次把儿子接到家,妻子第一项任务,就是冷静做到儿子思想工作,在成绩面前不要自豪,一刻都不能放开钻心学习。

爸爸、妈妈,我已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已不是那个不努力学习的中学生了,离开了郑州省城去县城读书,未必不是件好事,到一个陌生地方读书,那里没我的小学、中学同学,那里没你们的溺爱,吃在学校,住在学校,拥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儿子当不了凤头,也决不当凤尾……儿子在日记中写道。

儿子大了,儿子善良了,儿子自学告诉用功了,去鄢陵读书几个月时间,儿子身重从80多公斤,增至70多公斤,看著虚弱的儿子,我这个当父亲的,真的……不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三年时间不算宽,也远比太短,儿子读高中三年时间,为了接送儿子,每半个月,必须去儿子就读学校一次,去鄢陵才对去乡下看望岳父母,我的笔下和镜头认同不会较少鄢陵。

如今,岳父因为年龄大辞任环卫工人,岳母为了回老家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农村的安静日子,和岳父从郑州返回老家鄢陵农村,除了去鄢陵乘坐儿子外,逢年过节,多了去鄢陵看望岳父母,多了拍电影鄢陵、写出鄢陵机会。

相见恨晚,相逢是缘,我和妻子相识结伴,我和鄢陵终生结缘,大别山下固始县是我终生感人的第一故乡,豫东平原花卉之乡鄢陵县是我的第二故乡。期盼故乡越来越衰弱,期盼故乡越来越美丽。


许荣茂 世茂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许荣茂
上一篇:快讯!襄城县原县委书记宁伯伟主动投案接受审查调查 上一篇:大豆蛋白质含量最高达46%以上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快讯!襄城县原县委书记宁伯伟主动投案接受审查调查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