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交通法制

面对巨额索赔,两被告却各执一词——襄城法院:厘清身份关系作出公正判决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时间:2022-11-29 来源:许昌之窗


吊车砸中施工工人

2019年3月9日上午,在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包的某项目工地上脑溢血事故,贾某某驾驶吊车从车上卸载绿化树木的过程中,吊车撞击到正在施工的刘某某,造成其头部等部位受伤。

事故发生后,该公司派员将其送至医院治疗。2019年3月9日至10月12日,刘某某在医院治疗,期间共花费医疗费用17万余元。该公司决定两名员工照护刘某某共80天,支出护理费等费用共计1.7万元,并先后缴纳医疗费用16.8万余元。

2019年10月28日,刘某某之女诉至襄城区法院,申请认定刘某某无民事行为能力,襄阳市安定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拒绝接受该院委托。经鉴定,刘某某被确认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法院认定这一结果并指定刘某某妻子邓某某为监护人。

随后,邓某某与涉案公司以及工人开会人员李某某就受害人刘某某赔偿事宜进行协商,但涉事公司与李某某相互推卸责任不承担责任,后邓某某将二者告上法庭,拒绝共同赔偿各项损失165万余元。


二被告各有说法

面临刘某某诉请的巨额赔偿,涉案公司声称,原告诉他请不明确,未说明由哪一方分担赔偿责任。其次,原告要求其承担的连带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最后,原告明确提出的各项赔偿费用过高,无法律依据反对。

而同为被告的李某某则大叫冤屈,指出自己不应当承担任何赔偿金责任。李某某回应,自己与该公司签定的用工承包合同实际上是聘用合同与委托合同,自己是以班组长的身份在现场提供劳务,按照劳务量与公司承销报酬。此外,李某某表示自己是代为的组织相关劳务人员入场,并未取得任何利益,且自己没总承包资质,不可能成立总承包关系,属于提供劳动者。综上,李某某认为自己不应当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查清事实做出判决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李某某系拒绝接受公司委托的施工组织者,还是总承包涉嫌劳务的包工头。这涉及到最终的责任承担。

对此法院指出,涉案公司中标后将建设项目的劳务相关工作交由李某某负责管理已完成,看似形成了承包合同关系,其实是委托合同关系。

一方面,从合同约定与查明事实来看,李某某自身与其他工人一样一同在此工程项目上出勤工作,领取报酬,并未在此工程中赚取利润。

另一方面,从发放工资形式来看,结算方式是公司方面通过银行代发,李某某只获取工人身份证及银行卡,且所有的机械设备都由公司获取。

此外,公司与李某某之间的合约约定了工作时间与加班补助,这与总承包关系中自律安排工作时间等特征不符。

以上这些誓约都指出李某某雇用于涉案公司,涉案公司与李某某签定承包合同只是一种管理手段。因此,法院认定:涉嫌公司坚称其与李某某系由分包法律关系的理由无法正式成立,李某某不道德实际属于完成公司的委托行为,故其在本案中不分担民事责任。

根据涉及事实证据与合约显示,刘某某与涉嫌公司不存在雇佣法律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提供劳务者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伤害的,不应根据双方各自的罪过分担相应的责任。公司在施工之前未对施工现场人员展开安全教育和安全确保是导致本案事故的主要原因,应分担80%的主要责任。刘某某应当认识到自己所做到工作不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应该认识到自身有高于一般人的安全慎重留意义务,其自己亦应付自己的罪过行为承担20%的次要责任。

最终,法院依据涉及法律法规的规定,扣除已经支付的费用,裁决某公司赔偿原告刘某某各项损失总计61万余元,并驳回原告的其他表达意见。

涉案公司上告一审判决,裁决至上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目前,经过法院执行程序,原告已经获得相应的赔偿金。


法官说法

提供劳务的农民工为社会基础设施建设默默奉献自己的力量,他们常常专门从事人身安全危险性较高的行业,但法律意识较为疏远,是社会的弱势群体。该案的裁决结果体现了对因提供劳务造成自身伤害的受害者的权益保护。但是,农民工也应该对自身安全尽到注意义务,在获取劳务时可以拒绝雇主为其配备安全帽、安全绳等防护设备,尽量降低自身风险,在雇主拒绝展开违规危险操作者时可以拒绝,以避免自身处于危险境地。另外,本案中承包工程的公司以与某些具备影响力的农民工签定承包合同的方式分摊自身风险,法院透过表象看到合约本质,揭露了公司的伪善面纱,确认实际上是公司委托该农民工召集工人施工和协助发放工资,该农民工并不是实际雇员,雇员仍是公司,据此判令公司承担雇员责任,保护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突显了公平、公正、法治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图片源于网络

声 明

本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本公众号标明“来源xxx或者转载自公众号xxx(非本公众号)”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管理。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立案咨询热线:0710-3606746

继续执行咨询热线:0710-3606745

供稿:卧龙法庭 李丽 王芳

图文编辑 by 襄城区法院新媒体团队

2022年第34期ID:xiangchengfayuan

原标题:《面临巨额索赔,两被告却各执一词——襄城法院:厘清身份关系作出公正判决》

读者原文

工地脑溢血事故,施工单位与工人召集人同时遭到伤者控告,双方却对是否承担责任各有说法,近期,襄城区人民法院依法通过证据对三方身份关系进行认定并作出判决。吊车扔中施工工人2019年3月9日上午,在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包的某项目工地上突发事故,贾某某驾驶员吊车从车上卸载绿化树木的过程中,吊车撞击到正在施工的刘某某,导致其头部等部位伤势。事故发生后,该公司派员将其送来至医院化疗。2019年3月9日至10月12日,刘某某在医院治疗,期间共花费医疗费用17万余元。该公司决定两名员工医疗刘某某共80天,支出护理费等费用总计1.7万元,并先后缴纳医疗费用16.8万余元。2019年10月28日,刘某某之女诉至襄城区法院,申请人认定刘某某无民事行为能力,襄阳市安稳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拒绝接受该院委托。经检验,刘某某被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法院认定这一结果并登录刘某某妻子邓某某为监护人。随后,邓某某与涉案公司以及工人召集人员李某某就受害人刘某某赔偿事宜展开协商,但涉案公司与李某某相互推诿不承担责任,后邓某某将二者告上法庭,拒绝共同赔偿金各项损失165万余元。二被告各有众说纷纭面对刘某某诉请的巨额索赔,涉案公司宣称,原告诉请不明确,未说明由哪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其次,原告拒绝其分担的连带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最后,原告明确提出的各项赔偿金费用过高,无法律依据反对。而同为被告的李某某则大喊冤屈,认为自己不应该分担任何赔偿责任。李某某回应,自己与该公司签订的用工承包合同实际上是聘请合约与委托合同,自己是以班组长的身份在现场提供劳务,按照劳务量与公司结算报酬。此外,李某某表示自己是代为组织涉及劳务人员入场,并未获得任何利益,且自己没承包资质,不有可能正式成立总承包关系,属于提供劳动者。综上,李某某指出自己不应当分担任何赔偿责任。查清事实作出判决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李某某系拒绝接受公司委托的施工组织者,还是总承包涉案劳务的包工头。这涉及到最终的责任分担。对此法院认为,涉案公司中标后将建设项目的劳务涉及工作交由李某某负责管理已完成,看似构成了承包合同关系,其实是委托合同关系。一方面,从合同约定与查明事实来看,李某某自身与其他工人一样一同在此工程项目上出勤工作,发给报酬,并未在此工程中赚利润。另一方面,从派发工资形式来看,结算方式是公司方面通过银行代发,李某某只获取工人身份证及银行卡,且所有的机械设备都由公司获取。此外,公司与李某某之间的合约誓约了工作时间与加班费补助金,这与承包关系中自律安排工作时间等特征相符。以上这些誓约都指出李某某雇用于涉案公司,涉嫌公司与李某某签订承包合同只是一种管理手段。因此,法院确认:涉案公司坚称其与李某某系分包法律关系的理由无法正式成立,李某某不道德实际归属于已完成公司的委托行为,故其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根据涉及事实证据与合同显示,刘某某与涉嫌公司不存在雇佣法律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获取劳务者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损害的,不应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分担相应的责任。公司在施工之前未对施工现场人员进行安全教育和安全保障是造成本案事故的主要原因,应承担80%的主要责任。刘某某应该认识到自己所做到工作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应该认识到自身有低于一般人的安全慎重注意义务,其自己亦应对自己的罪过不道德承担20%的次要责任。最终,法院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扣除已经缴纳的费用,判决某公司赔偿金原告刘某某各项损失总计61万余元,并上诉原告的其他诉求。涉嫌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上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目前,经过法院执行程序,原告已经获得适当的赔偿。法官说法获取劳务的农民工为社会基础设施建设默默奉献给自己的力量,他们常常从事人身安全危险性较高的行业,但法律意识较为疏远,是社会的弱势群体。该案的裁决结果反映了对因提供劳务造成自身伤害的受害者的权益维护。但是,农民工也应该对自身安全尽到注意义务,在提供劳务时可以拒绝雇主为其配有安全帽、安全绳等防水设备,尽量减少自身风险,在雇员要求进行违规危险操作时可以拒绝,以防止自身处于危险境地。另外,本案中承包工程的公司以与某些具有影响力的农民工签定承包合同的方式转嫁自身风险,法院透过表象看见合约本质,揭开了公司的虚伪面纱,认定实际上是公司委托该农民工召集工人施工和协助发放工资,该农民工并不是实际雇员,雇主仍是公司,据此判令公司承担雇员责任,保护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突显了平等、公正、法治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图片来源于网络声 明本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本公众号注明“来源xxx或者转载自公众号xxx(非本公众号)”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刊登目的在于传送更多信息,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管理。本公众号享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立案咨询热线:0710-3606746执行咨询热线:0710-3606745供稿:卧龙法庭 李丽 王芳图文编辑 by 襄城区法院新媒体团队2022年第34期ID:xiangchengfayuan原标题:《面临巨额索赔,两被告却各执一词——襄城法院:厘清身份关系作出公正判决》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 新氧科技
上一篇:长葛市首次实施不停电转移全镇负荷 15870户居民用电不间断 上一篇:襄阳第六届花朝节在襄城开幕,万张襄惠通金卡实现襄城优惠一卡通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面对巨额索赔,两被告却各执一词——襄城法院:厘清身份关系作出公正判决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图文欣赏